1997格兰斯: 第782章


    老实说,玛多的研究成果,其实水平并不高。

    隋雄不是研究饮食健康的,但在他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各种关于健康饮食的资料可谓满天飞,他的邮箱里面几乎两三天就会收到一封关于这方面的广告邮件,而他的亲戚朋友更是经常就这方面的问题来请教他,让他不胜其烦。

    谁规定大学生就要什么都懂?再怎么高级知识分子,也不能连饮食健康都有研究吧!

    但这么说是不行的,所以他只好抽出时间去学习了一番,也算是有了一些清晰的认识,和一些比较重要的知识。

    在他看来,玛多的观点其实很有些问题,诚然,世界上繁殖能力的最强的生物是一种肉食性的鱼类,世界上最长寿的生物则是肉食性的巨龙,这都是很好的例子,但至少在陆地上,繁殖能力比较强的东西里面,素食和肉食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距。

    在地球上,除了一些偏执的素食主义者之外,大多数人都推崇均衡饮食。各种东西都要吃,而且都要吃得适量。至于那些素食主义者,他们之所以能够光靠素食就提供身体所需的全面营养,主要还是靠砸钱——用经过高级处理的植物蛋白取代了动物蛋白,仅此而已。

    隋雄记得看过一个介绍,说有健康学家去佛教寺庙统计那些吃素的僧人们的寿命,统计结果表明,他们普遍比一般人要短命一些,完全没有任何长寿的征兆。不仅如此,他们抵抗疾病的能力也比一般人要差一些,很多高僧都是这样,平时还算健康,可一旦生病就抵挡不住,然后很快就去世了。

    不过,那些健康学家们似乎没找到“纯肉食人群”的资料,大概也真不大容易找得到,因为地球上除了少数有着怪癖的人之外,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杂食的。

    比方说他最熟悉的中国人,甭管南方人还是北方人,你要找一个不吃肉的人,大约能够找得到,但你要找一个完全不吃素的人,那可真不容易。

    完全不吃素,意味着不吃米面也不吃蔬菜。后者倒也罢了,前者……完全不吃米面的人,隋雄怎么都无法想象。

    就算是西方人,他们也要吃小麦、土豆或者玉米吧。完全不吃这类“主食”,真能活得下去吗?

    按照玛多的说法,可以,而且能够活得挺健康。

    他专门招募了几个志愿者,有人专门吃素,一点肉类都不吃;也有人专门吃肉,一点素食都不吃。大概几个月之后,这两种人身体都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专门吃素的人问题比较严重一些,而专门吃肉的人,问题要轻得多。

    (这种研究有意义吗?)

    隋雄有些纳闷,不明白这家伙研究这东西干嘛?

    在他看来,关于饮食健康的研究,难道不应该是研究各种食物如何搭配的吗?

    抱着这种想法的显然不止他一个,听众们之中就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显然正搔到了玛多的痒处,他得意洋洋地大笑了一会儿,然后才说出了自己研究的关键。

    以纯肉食为生的人,更容易得到职业能力方面的成长!

    这话说出来,听众们才恍然大悟。

    在这个世界上,武力是十分重要的。它并不万能,可没有它真的万万不能。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必定具有强大的武力,或者能找到具有强大武力的人信任他、为他效力。否则的话,再多的金钱和权力,也毫无价值。

    事实上,拥有财富和权力,本身却没有什么武力的人,在这世界上真是蛮少见的。不管能够招募到多么可靠和强力的部下,自己的武力不够强的话,终究只是一场空。

    所以在这个世界里面,上到君王下到平民,大家都很注重武力的提升,如果有什么办法能够辅助武力提升的话,一定会得到大家的追捧。

    众所周知,食用含有玛娜或者以太的食物,能够有效地促进武力增长,然而含有这些稀有资源的食物无不价格昂贵——它们主要来自于魔力生物的产出,比方说魔兽的血肉,或者魔法植物的根茎花叶果实什么的。采集它们有着相当大的风险,把它们加工成普通人可以吃的东西,也需要很厉害的本事。

    所以,这类食物的价格,绝对不是寻常平民能够承受的。

    但按照玛多的介绍,其实就算不吃那些特殊的食物,只要能够坚持纯肉食生活,过一段时间之后,身体的素质也会有一个不小幅度的提升。

    这成果实在有些惊人,就连隋雄都十分好奇。

    如果这办法真的管用,他倒是有兴趣在西北共和国推广一番。

    西北共和国的士兵们想来不会介意过一段时间纯粹肉食的生活,至于肉够不够?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隋雄来说就不是问题!

    听众们的想法和隋雄总的来说大同小异,他们虽然没有隋雄这么多的钱,可也不需要训练和养活军队。如果只为了自己或者家人,那么就算开支稍稍大一点,他们也是能够接受的。

    为了加强说服力,玛多还拿出了投影水晶,将几段投影播放了出来。

    这些投影显然是按照时间顺序录制的,几位戴着面具的志愿者们一开始身材差不多,但随着他们改变饮食习惯,素食组和肉食组的差异渐渐就看了出来,到最后肉食组明显比素食组壮硕了不少,简直是一目了然。

    说到这里,演讲差不多就该结束了。这时候,之前那个提问的中年人又站了起来,问出了新的问题。

    “玛多先生,你如何证明你的这些资料没有作假呢?”

    这问题实在是太过分,别说玛多和他的朋友们,就连别的观众也都变了脸色。

    质疑一位学者在资料里面造假,无异于否定他的学术价值,否定他的学术人生。这种事情,当真只能用“是可忍孰不可忍”来形容了。

    玛多显然也是如此,他双眼圆瞪,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很努力地按捺自己的怒火。

    然而那中年人并不打算放过他,又说:“我们都知道,一个人如果戴上面具的话,那么他的很多特征都会被掩盖。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找到和他身材大致相似的人,再在彼此的身上制作一些假的伤疤之类,就可以很好地制造出若干个‘他本人’出来。”

    “玛多先生,你为什么偏偏要给那些人戴上面具?是不是为了掩饰前后几个时间点,他们的相貌并不相同?”

    露天演讲所里面静了下来,然而玛多那愤怒的样子,任谁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片刻之后,他猛地暴跳了起来,破口大骂。站推《总裁三少缠绵宠爱》

战国兰斯存档 www.denig.com.cn 手机上http://www.denig.com.cn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