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法国兰斯大学: 第818章


    隋雄曾经跟“混沌”见过面,甚至如果没有用意外的话,他可能是这个时代里面,真正目睹“混沌苏醒”那一幕的人。

    当时,他亲眼看到宛如凝固的黑泥一般的“混沌”渐渐苏醒,以诡异的不可名状的姿态蠕动着,亲身感受过被那蠕动的姿态直击内心,差一点就要忍不住学习那模样蠕动起来。

    但他终于还是克制住了模仿对方的冲动,保持了清晰的自我,并且以自爆的方式从对方面前脱离。

    从这些年的情况看来,当时他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不仅逃过了?;?,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算是很妥当的选择。

    尤其在得知了那东西真相之后,隋雄更为自己的选择而庆幸毫无疑问,当时的他肯定不是“混沌”的对手。要是真的冲突起来的话,死的绝对会是他自己。

    但是,隋雄也因此明白了一件事。

    他能够抵御“混沌”的侵蚀,或者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他能够抵御这家伙的侵蚀。

    他不知道这个“一定程度”究竟是多少,但他可以确定,如果混沌真的变得足够强大,又恢复了足够的理智,那么它一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因为,它绝对不会允许这世界上存在可以抵御它侵蚀的东西。

    隋雄对此深信不疑,这并不是通过理智的思考或者是细致的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是纯粹的直觉。

    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完完全全的直觉。

    当然,思考和推理之后,他认为自己的直觉是能够靠得住的,混沌并没有放过自己的理由。

    无论是为了生存而避免危险,还是为了完成彻底的“统治”,它都会将所有阻碍它的目标毁灭。

    在这些目标里面,排第一的大概是混沌之龙,然后多半是秩序之主,再然后没准就轮到自己了。

    虽然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不管怎么说,有秩序之主顶在前面,就没什么好怕的。但秩序之主这些年来都没有干掉“混沌”,那必定是有祂自己的原因。如果“混沌”杀不了秩序之主的话,没准就会改变思路,调整一下第三个目标和第二个目标的次序,来找隋雄的麻烦。

    隋雄并不觉得自己会很容易被找到,被杀死。但他可不想像个丧家犬一样到处逃命,惶惶不可终日。更不想躲到秩序之轮里面,托庇于秩序之主的旗下。

    所以他的选择是,趁着“混沌”还没有吞噬混沌之龙,还没有变成最强大形态之前,先狠狠地揍那家伙一顿,就算打不死,也要把它打伤打疼。最好能够借着这一战保住混沌之龙,让“混沌”永远无法完全成长起来。

    这不容易,却是唯一可行的道路。

    因为力量属性的冲突,混沌之龙是不可能躲到秩序之主的地盘去的。甚至于秩序之主就算想要出手帮祂,力量的余波也很容易伤到祂秩序和混乱的冲突,是这世界最根本的属性冲突之一,无可调和。

    所以混沌之龙才会那么担心,那么没底气。

    但如果有了隋雄的帮助,事情就不一样了。

    “混沌”最可怕的能力,并非它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当然它的确是很强很强很强的这里要重复若干个“很强”而是它拥有那种无可抵御的侵蚀能力。这种基于混乱和邪恶的极致,几乎可以说是表现为“灭亡”的东西,才是它真正让诸神无法抵挡的能力。

    如果没有这能力的话,万神殿诸神组队,也不见得就刷不过它。

    隋雄一个人当然不如万神殿诸神组队那么强大,但如果只是要从它手下救一个人的话,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所以他才会跟混沌之龙谈这笔交易,以帮助混沌之龙对抗“混沌”为条件,借用那件至善之主留下的宝物一段时间,好好参详“伟大神力善良”的精髓。

    要解释这些事情并不容易,隋雄前后花了一两个小时,才把它给说清楚。主要是混沌之龙对于某些细节反复追问,还不止一次颠三倒四,让他复述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如果换成别人的话,隋雄或许会觉得这是测谎技巧。但放在混沌之龙身上隋雄觉得,这老龙多半只是脑子有点糊涂,拎不清而已。

    或许祂也不是脑子糊涂,而是惊吓过度嗯,这种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嘛。

    当确定了隋雄所言属实之后,混沌之龙的三张脸一起笑了起来。

    微笑、大笑,还有狂笑。

    祂愉快地说:“很好非常好我很满意这个交易,我很满意”

    说着,一团璀璨的白光从祂身上浮现,出现在了隋雄的面前。

    “这宝物,我可以借给你。但你不能把它带走,只能在这里研究?!钡k说,“因为如果那家伙真的打过来的话,你不在这里,就毫无意义?!?br />
    “我可以传送过来?!彼逍鬯?。

    “在那家伙面前,不要幻想这种事情,不可能的?!被煦缰瞿源黄鹨“?,看起来像是抽风一样,“时间和空间,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多么牢固的东西。在时间的角度上,因为因果律的存在,我们能够做到的很有限,但在空间的角度上,我们能做到的,远比你想象得更多?!?br />
    “那么我们对抗它的时候,会不会出现无法逃跑的情况”隋雄问。

    “不会,毕竟我的老朋友还没死光?!被煦缰卮?,“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一段时间,老朋友就会帮我们逃走。而且,只要我们能逃走一次,事情就好办了?!?br />
    隋雄点了点头,没有再详细询问什么,而是伸出触手卷住了那璀璨的光球,仔细研究起来。

    这光球乍看上去像是一个透明的珠子,里面不断变幻出天地山水等各种景象,有一种包罗万象的感觉。但仔细看去,珠子上面却有不少大大小小的裂纹,最严重的一处裂纹甚至已经接近了珠子的中心,让人担心它会不会碎掉。

    “这段时间,我一直试着在修复它,但效果不佳?!被煦缰?,“不过这样也好,破损了之后,它所蕴含的力量和法则就更容易被解析和掌握,或许对你来说,破损的它反而比完整的它更有用处?!?br />
    隋雄没有回答,此刻他全部的精力都已经集中在这件宝物上面。

    它就像是一本引人入胜却又十分深奥的书,让他再也分不出半点精力去琢磨别的。

战国兰斯存档 www.denig.com.cn 手机上http://www.denig.com.cn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