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兰斯存档 > 都市小說 > 白小升小說全文免費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為什么倒霉的總是我

fatezero兰斯洛特: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為什么倒霉的總是我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珍妮一眼看到白小升,頃刻橫眉立目,恨不得銀牙咬碎。

    今天,她已經因為這個華夏男人,平白耽誤了大半天的時間。更別提此前,人、車還被濺了一身污水,到現在還渾身濕漉難受。好不容易從檢查站那邊脫了身,方才還“念念不忘”咒罵連連,沒想到眼下,又見面了

    雙方車刮了不說,還讓后面的車連番追尾,聽著后方司機此起彼伏的咒罵聲,珍妮就知道,這場麻煩也小不了

    為什么每次見面,倒霉的總是我珍妮有種扎心感。

    這個華夏人,簡直就是東方俗語中的“掃把星”

    西方中厄運之神的化身

    珍妮氣憤之下,按了電子手剎,推開車門走出去,直奔那邊。

    她要問問那個華夏人,究竟想坑她幾回才算善罷

    “那個女人下來了。她走過來了。她怎么還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

    白小升車里的林薇薇透過車窗看到珍妮的一舉一動,忍不住皺眉道。

    方才,林薇薇也看到了,旁邊那輛車,開車的女司機居然是此前跟他們有摩擦過節的那個白人女人。

    雙方這一天,凈起沖突了

    其實最初的那個誤會,真的只是誤會,也跟自己這邊無關。

    可那女人非賴定了是小升哥的錯,還在庫里克部族那邊搬弄是非,害得他們差點陷入大麻煩

    從那時起,林薇薇對她的印象就極差。

    魯托檢查站時,這女人強行加塞,手勢粗魯,讓檢查站的人大大整治一番,林薇薇心里還覺得挺解氣的。

    原想著,接下來雙方不會再有什么交集,沒想到到這里,她居然開車“撞”了過來。

    鬧出這么大的麻煩,那女人非但沒有愧疚之意,還一臉的氣惱奔他們而來,認為自己受了多大委屈。

    林薇薇覺得,那個女人簡直不可理喻

    當然,平心而論,她也真夠倒霉

    雷迎也瞧見了,卻又扭頭往后面看,看那些連番追尾的車輛,口中喃喃說了一句,“麻煩看來不小啊”

    白小升自然也瞧見了珍妮的動向,眼看她繞到林薇薇那一側,抬腳踢車門,大聲怒叱,“下來你給我下來”

    對方是來吵架的。

    白小升知道自己這一側,外面不好站位,那女人就跑到那邊叫罵去了。

    白小升尚未開口,林薇薇頓時美眸一瞪,擼胳膊挽袖子,就要開車門,“小升哥,你待在這里別動,我去會會她”

    林薇薇眼下雖然是高級白領,但吵架可是杰出女人與生俱來的能力。

    林薇薇也得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厲害

    白小升見狀,趕緊拉住林薇薇,勸道,“別激動,薇薇,這件事就讓別人處理吧。咱們堂堂華夏商團的人要是在地魯市街頭跟人爭吵對罵,那成什么樣了”

    在白小升的極力阻止下,林薇薇最終沒下車,而且那側的車窗都沒有降下來。

    雷迎在副駕駛坐著,更是對外面充耳不聞。

    他不擅長吵架,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從來不管這種事。

    白小升這輛車的司機往前動了動車,也氣急敗壞的下了車,對珍妮大叫,“嘿,你是怎么開的車你還踢我們的車門你知道這是誰的車嗎”

    前面那兩輛車也下來四個人,正是托里副.市.長派來送白小升的人,他們也都神情氣惱,邊趕來邊大聲叱罵,這個不會開車還耍瘋的女人。

    珍妮那輛車上也坐了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這會也下了車,眼看珍妮小姐被“圍攻”,焉能不理,頓時指點著那些男人也怒聲道,“干什么你們”

    “剛才,你們是怎么開的車”

    “嘿,是要打架嗎”

    雙方互不示弱,場面一下熱鬧起來,再加上后方連番追尾的那些司機們,也都咒罵著圍上來。

    這邊一下成了混亂的大場面。

    白小升把自己這邊的車窗升了上去,將噪雜隔絕在外。

    這種場合,身為華夏商團的一位重要成員,他是不適合出面,甚至是露面的。

    林薇薇一肚子火氣,壓抑著想吵架的沖動,透過車窗看看外面的珍妮,又看看旁邊的白小升,忍不住道,“小升哥,咱們就這么等著”

    白小升聞言,頓時沖她一笑,“放心吧,她不會嚷嚷太久的。很快,就會有人來處理的。”

    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鐘,就有一陣警笛聲傳來。

    十數名地魯市警.察迅速介入維持秩序,一邊恢復交通一邊各種取證,界定責任,并且把主要責任雙方連人帶車挪到道路一側。

    交通,開始恢復。

    車里,林薇薇忍不住道,“咱們是正常行駛,是那個女人開車兇猛的蹭了過來,應該是她的全責,咱們卻在這里被耽擱了時間,真是可惡”

    白小升笑了笑。

    誠如林薇薇所言,是那個白人女人開車過失在先。

    這車可是鄰市托里副.市.長的,想來托里先生的司機都不會善罷甘休.

    透過車窗,白小升看到來處理此事的公務人員,已經被他們這輛車的司機拉到一旁,指著車,似乎在告知身份,那負責人也完全沒了此前冷厲姿態,滿臉驚訝。

    具體那邊怎么去說的,怎么處理的,白小升沒有興趣關心。

    他只對林薇薇笑道,“咱們應該很快就可以離開了。”

    似乎是應和白小升的判斷,果不其然,他們這輛車的司機很快跑過來,敲開林薇薇那一側的車窗,臉上換了一副笑容,對白小升三人道,“三位貴客,請你們換到前面那輛車,會有我的同事送你們去目的地,這次耽擱你們的行程,真是十二萬分的抱歉”

    “辛苦了”白小升跟對方微微一笑,和聲道。

    “應該的應該的只是讓您在這里等了些時間,希望您原諒。”對方畢恭畢敬回應。

    隨后,白小升三人下了車,走向前面的車。

    那邊,珍妮氣憤的看著白小升他們,甚至指著他們在跟負責人吵嚷,聲音隱約傳來,“為什么他們可以走,他們也是相關的人。”

    那位負責人的聲音冷淡道,“不好意思,女士,你有任何的不滿可以去投訴我。但現在,我說了算鑒于你這個態度,我現在控告你不配合調查,試圖抗拒執法,請跟我回去接受調查。”

    珍妮氣憤的一句話,平白又惹了麻煩。

    這還算是好的,要是換做,只會更嚴厲。

    白小升三人全然不理會那邊的情形,上了車。

    這輛車隨即發動,一路駛離。

    林薇薇透過后視鏡看到珍妮那邊的情形,有點幸災樂禍道,“看來,她一時半刻是離不開了”

    路上,白小升請司機送他們到東區的一家酒店入住。

    今天時候已經不早了,方才又遇到了一場交通事故,耽擱更多時間,是不便去振北集團非洲區的那家企業訪問了。

    不過還好,明天上午還有半天的時間,也足夠去看一看了。

    白小升是想用華夏商團的這個身份,而非他在集團里的職務去那家公司,總覺得那樣能讓對方少幾分戒備跟掩飾,能多看出一些東西。

    當然,具體的操作方面,三人到酒店之后還要斟酌一番。

    司機對白小升他們這個要求自然沒有異議,對地魯市他也很熟,直接拉他們去當地最大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酒店外,司機告辭,白小升表示了對托里先生的感謝。

    進了酒店,辦好了入住,白小升三人先回了房間。

    走去房間的路上,白小升讓林薇薇、雷迎放下東西,去自己那里,明日一早出發去振北集團那家叫“綠空”的企業,總得提前做點準備。

    在白小升他們回房間的時候,珍妮那些人正待在警局接受訓問。

    還算這個女人識時務,很快以低姿態全盤接受了處罰和賠償。

    負責這個案.件的警.官對珍妮的態度倒是很滿意,看她填寫了所有的東西之后,便對她說,“珍妮小姐,你在本地有沒有擔保人,如果有的話交了保釋金,接下來你們就能離開這里。”

    面對詢問,珍妮強笑道,“我已經給我的朋友打了電話,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到的。”

    說這番話的時候,珍妮心中是老大不情愿的。

    如果不是為了晚上不用在這里“住單間”,她著實是不想麻煩這邊的人。因為她大老遠從過來,到這邊是來談事情的,不是來讓人家從警局里撈她的。自己的顏面難看,也讓遠在的老板跟著難堪。

    就在這時候,有人輕輕敲響這間辦公室的門。

    隨后,一名警.員探頭進來,對珍妮對面坐的警.官道,“警.長,外面有個律師要見你,說是這位珍妮小姐的擔保人。”

    那名警.官看了看珍妮,點頭道,“你讓他進來吧。”

    隨后,門被推開,一位西裝革履,帶著金絲眼鏡,手提公文包的男人走進來,臉上掛滿笑容,先對警.長笑了笑,又對珍妮笑著點點頭。

    “警.長您好,我是來為珍妮小姐交罰金,辦理手續的,我是綠空公司的法務。”

    那名警.長聞言,不免意外的看了來人一眼,“綠空,振北集團旗下的公司沒想到,這位珍妮小姐來頭不小啊。”

    珍妮跟他幾個同行的人,與律師一道出了警.局,還忍不住擰眉回望了一眼。

    自己這次來可真是露臉的很,是讓人家從這里保釋出來的

    顏面盡失啊

    那律師笑著對珍妮道,“得知您要來,我們這邊早就做了準備,在最好的酒店定了最好的房間,我現在送您過去。您好好洗個澡再睡上一覺,今天的一切不愉快就會煙消云散不復存在。明天您到公司也會有個好心情。”

    珍妮轉過臉,對對方笑了笑,點點頭。

    隨后,他們上了路邊停的兩輛車。

    這兩輛車一路飛馳,直奔酒店。

    夜幕降臨下的地魯市東區,算是繁華,但是在來自大城市的珍妮眼中,依舊顯得有幾分蕭冷。

    此刻的珍妮,就想著趕緊回酒店,好好洗個澡,吃上一頓豐盛的晚餐,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覺,把今天這該死的遭遇,那該死的華夏人徹底忘掉。

    一小時后,他們到了酒店。

    那律師幫著辦好了入住,便自行離開。

    珍妮則回了房間,晚飯她會讓酒店送過去,連下來都懶得再下來。

    回到房間之后,眼看著酒店布置的還算舒適,甚至房間里還有高級的音響設施,珍妮的心情才算好一些。

    踢掉自己的高跟鞋,珍妮去酒柜給自己倒了杯紅酒,喝了一杯,又倒一杯。

    然后,珍妮轉悠到音響那里,給自己放了一曲比較舒緩的交響樂。

    有音樂有美酒,這感覺總算還是不錯的。

    聽完了交響樂,珍妮的興致來了,撂下了酒杯,從行李中找出一雙硬跟鞋,換了一曲激昂風格的舞曲,跳起了自創的一套融合踢踏舞、倫巴、恰恰元素的瘦身舞。

    伴隨著刺激的音樂,甩掉人前的偽裝,展現自己的野性生態,珍妮跳動的格外有活力,格外的賣力。

    那硬跟鞋跟酒店房間的地面發生接觸,產生的清脆聲響,讓她有一種快.意萌生。

    想象中,那個該死的華夏人就像腳下的地面一樣,被她踩踏,珍妮就覺得很是解恨,口中還忍不住道,“別讓我再見到你不然,我讓你死的很難看”

    此時此刻,樓下房間里白小升三人被樓上的噪音所擾,不得不停下正在討論的話題,抬頭看向天花板。

    “樓上,這是在干什么呢”白小升忍不住道。

    林薇薇皺眉,“聽動靜,這是在跳舞吧。這大晚上的,真能作妖啊”

    “需不需要我上去看看”雷迎詢問。

    白小升擺擺手,“不用,給前臺打個電話,讓他們出面就行。還有,照著這個動靜,上面的人,也堅持不了多會兒。”

    似乎印證白小升所言,林薇薇給前臺打去電話后不久,樓上的響動便停了。

    林薇薇忍不住嘟囔,“我猜,上面住著的,一定是個沒有素質、胖墩墩的外國大媽,最少兩百斤起那種”

    ,..cop>手機:./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富之不驕虐情

战国兰斯存档 www.denig.com.cn 手機上//www.denig.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电玩奔驰宝马在线游戏 什么视频和什么游戏可能赚钱 福清十三水怎么玩 创富彩票苹果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云南时时彩软件 甘肃11选五预测 还有哪些短视频可以赚钱 6年级小学生玩游戏赚钱 吉原娱乐游戏 中国福利彩票老快3 博定宝彩票游戏 捕鱼达人3d腾讯游戏 公式规律九肖 学习的速度 决定你赚钱的速度 腾游娱乐中心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