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兰斯存档 > 都市小说 > 京华烟云顾轻舟小说 > 章节目录 第1843章 你会妖法吗?

兰斯8视频攻略:章节目录 第1843章 你会妖法吗?


    陈胧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况且,他也不太相信术法。上

    次陈素商那样对他,他事后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只当是自己被什么迷了心窍。

    他是轻瞧陈素商的,不肯承认是她的本事。所以,当他想打陈素商的时候,他的巴掌变成了自扇。一

    巴掌之后,陈胧又扇了自己一巴掌。食

    客们窃窃私语,甚至在偷笑。

    陈皓月察觉不对劲,可她不懂这是怎么了,目瞪口呆看着她哥哥自扇了四个大嘴巴之后,急忙去拉他:“哥哥”

    陈胧伸手,重重扇了陈皓月一下。

    陈皓月细皮嫩肉,被她哥哥这一巴掌扇过来,顿时五指红痕,半边面颊都肿了。

    她被打懵了,忘记了后退,然后右边面颊也挨了一下。

    陈胧的手劲,比陈皓月想象中更重。她

    牙齿发酸,血水流在口中。她

    难得机灵了点,急急忙忙后退,陈胧的巴掌就继续扇他自己。

    食客里有人笑出声。

    陈素商看着这一闹剧,慢慢站起身。

    陈皓月见她要走,想要阻拦她,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不能走,你害我哥哥”

    陈素商冷冷瞥了眼她:“你也想自己扇嘴巴”陈

    皓月急忙后退两步,不敢挡住她的路。她不知陈素商是怎么做到的,但她的确很邪门。“

    来人啊,帮帮我哥哥”陈皓月见陈素商往后厨去了,这才敢高声喊道。

    她虽然狼狈,到底是个美人。

    有两个男人上前,按住了陈胧。

    司玉藻和张辛眉看了场热闹,两个人都很吃惊,完全忘记了言辞。回

    去的时候,司玉藻忍不住感叹:“她会妖法吗”

    张辛眉想了想:“不知道,你自己回去问问她吧。”司

    玉藻隐约透出几分兴奋:“我要去趟医院。”

    说罢,她转身就要走。张

    辛眉拉住了她:“急什么”他

    等会儿就要出海了。十

    几分钟前,玉藻还黏黏糊糊的说舍不得他,一转眼就想把他甩下,自己去赶热闹了。这

    倒霉媳妇“

    不送我去海边”张辛眉问,自己语气里带上了点委屈。他

    和玉藻、宣娇一起过日子久了,他都变幼稚了。

    “不了不了,老夫老妻的,送来送去,被雀舫看到了又要笑话。”司玉藻欢快的说。张

    辛眉:“.......”

    张九爷很想正夫纲。

    他揽过了司玉藻的腰,气得在她腰上重重掐了一把:“没良心”司

    玉藻痒,笑嘻嘻躲开了。

    她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了张辛眉独自站在街头,恨不能再请一天假,好好收拾收拾她。

    司玉藻兴致勃勃去了医院。

    见到康晗的时候,她表情收敛,叫了声“舅妈”,又看到康晗在吃东西,问:“吃的什么”

    “凉粉,阿璃买的。”康晗心情好,胃口也好。她

    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陈

    素商陪坐在旁边,表情极力温柔,却也在不经意间有点走神。司

    玉藻听母亲说过陈素商的身世,却没听母亲提过陈素商的术法,故而她的目光总在陈素商身上。等

    陈素商看过来,她立马给陈素商使眼色。

    陈素商会意,低声对康晗说:“妈,我出去倒杯水给您。”康

    晗说好。她

    也需要一点单独的时间,一边吃女儿买回来的凉粉,一边回忆她的少女时光。陈

    素商和司玉藻走出病房,去了司玉藻的办公室。她

    办公室很宽大明亮。“

    ......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你和两个人吵架了。”司玉藻眼睛里放光,“你是如何做到的”陈

    素商有点意外。她

    的警惕性这么差吗熟人在场,她应该扫一眼,然后记住的。

    可能是与颜恺的离婚,对她的打击太大,她还没有回神。

    “我是术士。”陈素商道,“那只是一点术法的小玩意儿,障眼法罢了。”“

    很厉害了”司玉藻道,“你能不能教教我我那闺女,有时候闹起来很烦人,给她用用,让她自己跟自己玩。”

    陈素商:“.......”

    司玉藻见她表情愣了下,很显然她还不了解司小姐满嘴跑火车,故而笑着解释:“我开玩笑的。”陈

    素商勉强笑了下。两

    个人聊了很久,司玉藻什么也没问道,更觉得陈素商神秘有趣。她

    今天休息,没有病人,下午也没什么大事,她又回娘家去了。她

    刚回来,家里客厅的电话响起,是有个在华民护卫司署的人打过来的。司

    开阊去接了。他

    今天没出门,在家里处理一点文件。“

    不要轻举妄动。”司开阊道,“让他们等一等。”

    说罢,他挂了电话,面无表情整理自己的衣襟:“阿姐,我要去趟医院。”“

    你去医院干嘛”司玉藻一头雾水。司

    开阊就解释给她听:“有人去报案,说阿璃姐打伤了他们。我要去见见阿璃姐,问一问缘故。要不然,警察署的人会请她去配合询问。”“

    是什么人报案”

    “不知道。”

    司玉藻拉住了弟弟:“你再去打个电话,问是不是姓陈的兄妹俩。”

    司开阊对阿姐言听计从,当即打了。

    果然是陈胧和陈皓月去报案的。

    “还敢去报警,这两个人太混账。”司玉藻怒不可遏,“你别管了,也别去问阿璃,我清楚前因后果,我们去趟华民护卫司署。”

    从去年开始,司家在新加坡的不少事务,都是司开阊负责。

    华民护卫司署依托于司家,而机灵的警长,已经知晓陈素商时常出入司家。当有人来报案的时候,自然要先问过司开阊,才好去请陈素商来。

    司开阊开车,姐弟俩去了护卫司署。

    路上,司玉藻把陈胧一进门就骂陈素商的事,说给了司开阊听。“

    ......怎么打的”年少老成的司开阊,难得对他阿姐的话感兴趣。“

    我也不知道,特意去问了阿璃,她说是术士的障眼法。”司玉藻道。司

    开阊没见过这种:“下次让她给我们也看看。”“

    用在谁身上”司玉藻问,“要不用在老二身上。”

    司开阊:“......”

    他是想说自己来,不成想他无良的阿姐,想要坑一坑老二司雀舫。“

    行。”司开阊很干脆答应了。他

    们姐弟无形中定下了司雀舫的命运,远在军舰上的司雀舫,打了个大喷嚏。/推荐一本好看言情小说百度搜索《只是为爱为了你》

战国兰斯存档 www.denig.com.cn 手机上http://www.denig.com.cn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