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兰斯存档 > 都市小说 > 京华烟云顾轻舟小说 > 章节目录 第1992章 送你几支手枪

兰斯9becg:章节目录 第1992章 送你几支手枪


    魏新荣是个惯会享受的,吃喝玩乐皆在行,与他出门康琴心从来不担心无趣,从市北到市南还算尽兴。

    到了吃午饭的点,魏新荣就问康琴心是想吃西餐还是中餐。

    康琴心略想了下,有些怀念在英国时的餐食,便与他进了西餐厅。

    魏新荣素知其喜好,接过菜单麻利的点了两份牛排,又替她加了例汤和些许甜品点心,都是康琴心爱吃的。

    她拨弄着手边的糖果纸袋,视线则落在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旁边是家土菜馆,对面是咖啡店和射击馆,这片区域偏西方化,相较其他的街道,华人少了些。

    魏新荣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道:“等用了餐,要不要进去玩两把

    里面的射击陪练技术还不错。”

    “确实有些手痒。”

    “就知道你好这一手。”

    康琴心忽而感慨:“以前觉着会用枪就可走遍天下了,没想到新加坡对枪支的管束条例这么多。

    寻常府里要备些枪支都还要先向政府申请。

    表哥,手头里没枪,出门还是得靠真功夫啊。”

    “你是个姑娘家,怎么满脑子都是打打杀杀

    现在是文明社会,你当还是乱世呢需要携枪防身

    手痒的话,喏,射击馆里玩玩就是了。”

    魏新荣故意揶揄她。

    “我知道现在枪支管制严格,像我们府里,也就银行里的人能配枪,私人都是不许的。

    我就是发发牢骚,毕竟射击馆里的都是些假玩具,哪有真的刺激。”

    魏新荣就道:“你要真想玩枪还不容易

    回头我替你搞两把来,想要英式的、美式的还是意大利样的”

    “姑父做这行生意,你倒是乐得威风,说起话来真轻松,送枪和送糖似的。”

    以康家的身份,康琴心想要把枪确实不难,难的是不能公然合法的使用,那有根没有区别不大。

    “这可不是”

    魏新荣说着侧身冲她拍了拍腰间,“现在的姑娘家忒好骗,见你手里有杆枪,老崇拜了”

    康琴心白了个眼过去,果然没两句话就失了正经。

    魏新荣又起劲的问:“怎么突然想要枪了,和人打架吗

    你找我啊”

    康琴心回道:“也不是要打架,前儿在永华巷里碰见个地头蛇,感觉他就是仗着有枪才嚣张的。”

    “你去永华巷了”

    魏新荣表情微讶,顿了顿又好奇:“什么地头蛇

    永华巷那边虽说是鱼龙混杂,但叶先生的势力也不小,你去那边,叶家的人没有招呼你吗,怎么还能让你吃亏的”

    他越问越觉得担心,连调侃嘻戏之色都敛去了,一本正经的询问:“对方什么来头敢欺负你,我去教训教训他。”

    康琴心知道他是认真的,唯恐他真的去得罪了司雀舫,轻声道:“倒不算吃亏,就是心里挺不舒服的,他把我小舅舅的馆子都抄了,我还奈何不了人家。”

    “砸叶家的场子

    谁不要命了敢这么做”

    魏新荣刚惊叹完,严肃着脸像是明白了什么,“难道是司家”

    康琴心颔首。

    于是魏新荣了然道:“是司家的二少吧,怪不得这阵子我在华民护卫司署里的朋友总向我抱怨,说司家人查案,倒让他们整日无所事事了。”

    “华民护卫司署可是总督府的直系下属机构,只对总督府负责,连他们都被司家架空了”

    康琴心确实不太了解新加坡的现状,无比诧异。

    “司家出手,连总督府的兵都要敬畏三分,何况是华民护卫司署

    要知道早年的新加坡本来就是司家在代政府整顿华人界,就算后来成立了护卫司署,却也不是能和司家作对的,那是司家过去数十年树立起来的威信。”

    饶是如魏新荣这般骄傲的人,谈起司家时语气里也含着敬重,并没有对他家这种专权表现出不满。

    他沉默了会再问:“按理说,司家这些年早已低调许多,若非事态严重定不会随便出手。

    二少既然亲自带人查抄叶先生的赌馆,可是出了什么要紧事”

    康琴心面色沉重,“小舅舅的赌馆里被搜出了吗啡。”

    “什么情况

    叶家的煤铁工厂早已遍布新加坡,在国内的生意也兴兴向荣,还拿下了替政府生产军事设备的权限,何苦要染指这个”

    魏新荣质疑完又觉得猜测草率,连忙又说:“叶老爷子当年为了抗战连腿都断了,这可是真正的民族英雄,怎么可能容忍手下人经手吗啡

    满清后期至今,鸦片害了我们多少同胞,我不相信叶先生会这么做,是不是误会了”

    然而司家人没有证据也不会轻易出手,尤其面对的还是叶家,他觉得另有隐情。

    康琴心惭愧道:“这事是我们家连累了小舅舅。”

    “康书弘”

    魏新荣亦是个聪明人,立马就想明白了,连表兄弟的长幼秩序都没顾忌,破口就骂:“那小子是昏头了吗

    把吗啡往自己亲人的场子里带,害自己的舅舅

    怪不得悦希说昨天去银行没看见康书弘,现在是不敢出门了吧”

    “过程是一言难尽,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司雀舫还算好说话,知道康书弘是被蒙骗的,没有怎么为难。

    倒是康书弘自个儿做贼心虚,战战兢兢的躲在家里不敢去银行上班。”

    谈起这些事,康琴心心情复杂。

    “那出了这种事,叶先生回来了吧”

    康琴心点头,“昨日就回了。”

    “叶先生恐怕现在也是焦头烂额的,怪不得你有闲功夫与我出来,否则他在市里,你与他素来是形影不离的。”

    魏新荣突然有些庆幸,又问:“叶先生没怪康书弘吧”

    “小舅舅脾气好,自然没有计较,甚至都没有找康书弘。”

    想起昨夜康书弘的行为,又不悦道:“我还挺希望小舅舅教训教训他的,外面闯了祸还敢在家甩大少爷脾气。”

    魏新荣不置可否道:“怕是只有你会说叶先生脾气好了,其他人提起叶岫可都是闻声色变的。”

    适时服务员来上牛排,康琴心身子后仰了些,等牛排揭盖,听着那呲呲的声响随口回道:“表哥你至于这么夸张吗,我小舅舅的脾气如何不好了

    待人是最温和有礼的。”

    “那都是在你面前才绅士,你自己想想,他年纪轻轻就掌管了叶家这么大的生意,能是个好说话的人吗”

    魏新荣有些看热闹的心理,笑着道:“不管吗啡是不是和康书弘有关,叶家到底是清白的,你且瞧着吧,二少那么扫他颜面,两人有的扛了哦。”/推荐一本好看言情小说佰度搜索-爱得好累还要爱

战国兰斯存档 www.denig.com.cn 手机上http://www.denig.com.cn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