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兰斯存档 > 都市小说 > 夜轻歌妃子笑小说姬月 > 第3931章 哥哥,保重

兰斯10汉化2.3发售: 第3931章 哥哥,保重


    轻歌:“”九辞这是典型的重色忘妹“我既是上了黄泉路,那也是鬼,到时还会怕鬼吗”

    轻歌嘴角猛抽,反问。

    九辞抓了抓发,皱着眉头思索了好半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那为兄再回灵山寺,重新为你求一个驱人的金子”

    九辞语不惊人死不休。

    英勇阁院内的众人目瞪口呆,没想到堂堂映月楼主,女帝的兄长,竟是个傻子。

    莫忧扶额,顿感没脸看了,有些无奈,但不经意间望向九辞的眼里,都是暗藏在波澜不兴下的惊涛骇浪,和浓密热烈,蓄势喷发的爱意。

    俩人郎情妾意,周围的天机师们可谓是腻得很。

    轻歌一把夺走了九辞打算收起的金铃铛,揣在了兜里,两眼凶狠地瞪着九辞,“就要这个了。”

    九辞还想戏谑几句,突然愣住,“歌儿,你哭了”

    轻歌的眼尾有一点不易察觉的泪痕,此刻离得近了,九辞才发现,心口猛地一痛,刹那间窒息,宛如被人猛砸了一记重拳,那疼痛感瞬间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九辞的手缓缓抬起,轻擦拭掉妹妹的一点泪痕,“怎么了

    哪个狗娘养的欺负你了,为兄把他给砍了,受了天大的委屈,跟为兄说,为兄豁出这条命也要为你做主”

    九辞哪能不了解这个妹妹,她从来都不是爱哭之人,而每一次的落泪,都是极端的崩溃。

    若非伤心欲绝,怎会有泪

    九辞的心脏好似已被撕裂,疼得抽搐。

    他的语气很温柔,却是压抑着可怕的风暴。

    那温柔对他的妹妹,酝酿喷发的风暴,留给不长眼的敌。

    轻歌听到九辞充满耐心如哄小孩的语气,一下子就掉了泪。

    这世上哪有什么钢筋铁骨,刀枪不入的人。

    即便被万箭穿心,也难要她服软落泪,但至亲好友的关怀,总能让她无法自控。

    就像是那一年,她才十来岁,还没来到这个异世,在丛林里猎杀了一头野兽,倒在血泊里。

    那时,她想,若她身后有依靠,该是多好。

    若有人?;に?,就不用在夜里面对着这些恐怖如斯的野兽。

    轻歌的眼泪越来越多,九辞手足无措,就连莫忧都愣住了,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帝,不知该如何宽慰。

    九辞眼睛通红地看着张离人,“张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妹妹这是怎么了”

    “歌儿,你别吓我,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哥哥为你顶着好不好”

    九辞心急如焚,“难道你是觉得哥哥方才说的话,与你生疏了

    你这个白痴,就算有朝一日当真踏足了黄泉路上,为兄也会竭尽所能?;つ?#30340;。

    是为兄逗你玩的,那金铃铛,是能在黄泉发光的,哥哥能找到你的,哪有什么驱鬼的作用。”

    九辞急急忙忙为轻歌擦泪。

    轻歌扑入九辞的怀中,双手紧攥着九辞的衣襟,“哥,我好累啊。”

    九辞蓦地怔住,随即轻搂着她,揉了揉轻歌的发,说:“别怕,万事有哥哥在,不会有事的。

    累了,就别管这些破事了,去他娘的王权帝位,肩上责任,你才二十岁,还这么小,如山般的责任,无需压在你的身上,知道吗”

    轻歌仰头看他,“你能带着爷爷外婆,还有莫忧,在子夜之前,去九界吗”

    九辞脸色大变,“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带着他们走,那你呢

    你一个人留下来面对深渊天劫吗”

    “哥,我只求你这一次,好不好”

    轻歌语气温软,眼眸蓄满了泪,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叫九辞压根无法反驳。

    但点头也很难。

    身为长兄,怎能舍下这么小的妹妹,独自一人去逃生

    他做不到在深渊天劫面前,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甚至有时还会捣蛋,他唯独能做的就只有陪伴在夜轻歌的身侧。

    告诉她,生也好,死也罢,都有哥哥陪着,且无后顾之忧的放手一搏。

    轻歌眼眶的泪再度溢出,她哽咽出声:“哥,好吗”

    九辞闭上眼,紧搂着轻歌,两手握着拳,用尽力道攥紧,咬牙许久,才艰难地道出一个好字。

    得到九辞的回答,轻歌微笑着,低下头,小脑壳在九辞怀中蹭了蹭,“我哥最好了。”

    九辞心中很不是滋味。

    “为什么”

    九辞问。

    “不要让我难做

    我很累。”

    轻歌说。

    “好”九辞仰头看天,硬生生将溢出的泪逼回。

    他是夜家的男儿,是夜女帝的长兄,流血不流泪轻歌低声道:“?;ず眯∧?,但若负她,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若在平时,九辞一定会打趣儿,可此刻看着夜轻歌透白的面颊,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千万言语,犹如洪水般冲向咽喉,梗在此处“歌儿”九辞再度出声。

    “我知兄长为人,言出必行,既然答应了我,就一定会做到的,是吗”

    轻歌再次问,步步紧逼。

    九辞与她对视良久,终是败下阵来,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就像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轻歌伸出双手拥抱着九辞,好似神圣的告别仪式,绕到九辞身后脊背的双手,轻拍了两下,是那样的郑重其事。

    “哥哥,保重,我就不送别你了,至于爷爷、外婆那边,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把他们带走的。”

    “你们不必为我留下,联盟是我的帝国,我是这片土地的王,你们虽为我的至亲,强行留下,只会让我万分愧疚。”

    “莫忧,保重。”

    “”轻歌松开了手,背对着他们,走进了英勇阁楼的里面。

    张离人和裘清清远远地看着嘎吱一声紧闭的门,大概知道夜女帝的抉择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如若她扭转不了局面,也不会去牺牲身旁的任何一个人。

    轻歌背靠着门缓缓下移,双手捧着金铃铛,泪流满面,却是露出了温和的笑。

    真好。

    这是长兄为她求来的。

    佛祖开过光的呢。

    轻歌的掌心贴在胸膛,感受着金铃铛。

    她的心,淌过道道暖流。/推荐一本好看言情小说佰度搜索-富之不骄虐情

战国兰斯存档 www.denig.com.cn 手机上http://www.denig.com.cn就是手机版哦!可躲进被窝里看有护眼和省电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动翻页,看书手不累喜欢请收藏加入书签.~